GIG89aOk! 湖北省瑞美物业有限公司|孝感保洁|孝感物业|保洁托管|单位保洁
网站标志
栏目导航
2000元,谁愿为楼宇保洁
  

2000元,谁愿意为楼宇保洁?

2012年02月06日 07:12    任翀/戎刘    来源:解放日报      热点专题      手机看新闻

 

吴名遂 绘

本报记者 任翀 本报通讯员 戎刘

上海某楼宇保洁公司曾荣获 “全国最受欢迎十大保洁公司”称号,还入选国家商务部采购平台保洁企业名单,但公司老总最近忧心忡忡:企业本身遭遇成本倒挂,行业恶性竞争又层出不穷,社会对保洁工作存在误解导致招工难……如此种种,令这位昔日的“就业带动创业”明星感慨:明天,谁来为城市楼宇保洁?

记者昨天从市市容环境卫生行业协会了解到,这家企业的遭遇并非个案。眼下,上海很多楼宇保洁公司遭遇发展瓶颈,即使楼宇内部保洁员的工资加码到每月2000元左右,依旧遭遇用工难。是什么导致企业经营成本倒挂?又有哪些原因导致企业招不到员工?这背后,有一系列问题亟待关注。

成本骤增难消化

“每个员工为公司赚得利润不过一两百元,但公司为员工多支付的社保费用,要增加300多元,经营成本压力太大了!”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凌永富感叹。前不久,上海出台了外来务工人员综保转城保政策,这让劳动力密集、外来务工者又集中的保洁公司压力不小。虽说有五年过渡期,但第一年公司为每个外来员工支付的社保费用就从原来的200多元一下子增加到500多元,差不多翻了一倍。一些务工人员对新政策还不了解,即使是个人应当缴纳的部分,也要求公司承担,否则就甩出话来:“每个月多给我200元工资,我什么保险也不要。”

据市市容环境卫生行业协会统计,旗下200多家会员单位差不多都遇到了类似问题。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吴仁勇介绍说,在劳动密集型企业推广社会保险,本身就不容易。几年前,上海绝大多数楼宇保洁企业的员工都没有社会保险,但通过行业协会的努力,眼下行业内85%以上的员工都参加了综合保险,很多企业还逐步为员工办了意外伤害险。应该说,这是行业的进步。但保洁公司利润不高,眼下综保转城保政策出台后,增加的用人成本不可能完全由企业承担。如果找不到疏解途径,企业必将难以承受,有些可能会无奈地退回到原先无保的状态中。

这一情况在其他省市并非没有先例:国内某大城市原先在保洁行业执行的医疗、工伤“二金”制度,“二金”在企业覆盖率超过80%。可推行城保后,因难以承受成本上涨压力,大部分企业没有执行新规定,使得原本有“二金”的员工如今反而什么保险都没有了,这一状况延续至今。业内人士指出,外来务工人员综保转城保,背后是社会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关心,而这里增加的费用,显然不能仅靠保洁公司承担。

能否不涨服务费

要解决经营成本倒挂,一个有效的办法是适当提高利润——在保洁行业中,就是增加服务费。可大部分楼宇业主拒绝了保洁企业的涨价要求。

今明清洗服务公司总经理葛守雷说,同意企业因员工转保而增加服务费用的客户不足30%,其中“最不配合”的是小区保洁项目。他告诉记者,在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后,一些机关事业单位对保洁企业增加服务费用的申请表示了理解,但保洁企业最主要的业务还是各种商务楼宇、商业场所和居民小区的保洁,这些场所的服务费用增加起来十分困难。凌永富也说:“可能是因为服务费用增加最终要涉及末端住户,我们和物业公司的谈判就十分艰苦,几乎没有一家物业公司肯接受涨价。我们公司有一个高档小区保洁项目,物业公司明确表示不同意因保洁工转保而增加相关服务费用,高档小区尚且如此,一般小区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不涨服务费到底行不行?保洁公司认为是绝对不行;行业协会则觉得,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看,不涨价也不是长久之计。吴仁勇表示,上海的楼宇内部保洁员月收入在2000元上下,加上保洁公司提供的各种工具费、管理费和保险费,内部保洁员的用人成本在2600元左右。可在一些楼宇业主召开的保洁项目招标会上,有些正规企业提出每人2800元服务费的标的,也没有竞争优势,因为有的公司可以给出2000元左右的服务价格。“这种价格怎么做?无非就是违规操作。除了在清洁用品的质量上做文章,不纳保是它们压缩成本的重要手段。还有些企业打擦边球,通过外省市劳动力派遣机构派遣员工来上海工作。”他分析,这些情况都不利于上海保洁行业的发展:一来容易影响保洁服务的整体水平,二来容易引发劳资纠纷,即使那些通过劳动力派遣机构来沪工作的员工,也会因为社会保险种类不同,在医疗、工伤赔偿方面产生种种麻烦。“所以说,不改变收费模式,不能从根本解决企业的难题,也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。”

计费方式换一换

保洁服务价格上的恶性竞争,使得一些正规企业提出的涨价申请得不到楼宇业主或物业认可。但即使楼宇业主同意涨价,也有一个到底涨多少的问题。

记者了解到,本市虽然已对不同类型楼宇、小区的物业费有价格标准,但保洁服务的收费情况却没有统一,也没有参考价格。业内人士表示,这是由于保洁服务的种类、服务效果各不相同,不可能简单地制定“一个保洁员每月服务费多少钱”的标准。但如果改变计费方式,或许就能解决这一难题。

在上海,楼宇外立面保洁的收费大多根据面积计算,可在楼宇内部保洁上,很多业主只认可“按人头计费”的方式。这让一些保洁公司非常困惑:原本可以通过引入机械化操作来提高工作效率、减少用人数量,实现压缩经营成本的目标,但如果业主要用“数人头”的方式来付费,那么保洁公司只能搞“人海战术”。这既不利于推广机械化保洁,也难以解决用人难问题。假如楼宇内部保洁费用能按照面积大小结算,那么有关方面可以根据保洁服务的不同效果设定标准,继而根据标准给出相应的参考价格。

据了解,提高保洁机械使用率,在达到同等保洁效果的前提下减少员工,这种保洁方式适合大商场、大超市等场所。但不少业主并不了解新的保洁方式,也不接受新的计费方式。正因为此,众多保洁公司的负责人建议:“能不能请有关部门呼吁一下、推广一下,或者组织楼宇业主来看一看机械保洁的效果,让我们有机会换一种计费方式?”相关负责人表示,即使相关收费标准暂时难以出台,只要业主愿意接受“按面积计费”的方式,也能暂时缓解眼下居高不下的经营成本压力。

招工难也需解决

就在保洁公司为经营成本倒挂烦恼的时候,还有一个问题也越来越突出:招工难。眼下,上海保洁行业的务工人员绝大多数来自外省市。可事实上,保洁员2000元上下的月收入在上海并不算很低,为什么企业招不到员工?在这个问题上,保洁公司和行业协会的态度相当一致:社会各界对保洁工作存在偏见。

早在几年前,上海的保洁行业并不缺乏从业人员。凌永富还记得:“上世纪90年代,我们至诚公司为浦东机场保洁项目招收保洁工,报名人数大大超过招聘数,不得不通过面试来决定录用人选。”与当年人们竞相应聘保洁工的场面相反,如今保洁工难招现象日渐加剧,保洁行业内各企业的缺员率普遍达到10%至15%,且员工年龄普遍偏大,大多在四五十岁,甚至连六十岁的保洁员都有。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社会各界认为保洁员的工作不体面。

可在我国香港,以及新加坡、日本等国家,本地人从事保洁工的并不少,社会各界也认为这份工作很重要,这些从业人员同样受人尊重。业内人士表示,不同地区间对保洁员工作的看法不同,在于上海却缺乏这方面的舆论引导,使得本地人不愿意从事此类工作。所以,有必要加强对保洁人员工作的宣传,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这一行列。

另一方面,也可以将保洁公司招工难与眼下的“2030就业难”问题连同解决。政府部门为解决部分年轻人的就业,出台了各种扶持政策,并给予资金支持。业内人士建议,不妨将“2030工程”与保洁公司挂钩,通过政府给予社保补贴托底。这样,既能缓解保洁公司的成本压力,也能解决年轻人的就业难题,还能为保洁行业引入新鲜血液,可谓一举多得。

 


发布时间:2012/2/8 阅读:353

脚注信息